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波司登被做空:虛構利潤成迷 20億交易背后的人是誰

  對于優質上市公司來說,做空者固然“可惡”,但這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“體檢”機會

  做空波司登,誰在說謊?

  在港股市場上,鞋服上市公司是做空機構的常客。7月8日,市值千億港元的安踏體育用品有限公司(下稱“安踏體育”)第三次遭遇做空,做空者是知名機構渾水。安踏盤中股價一度下跌超過8%,市值跌去百億港元。安踏緊急停牌準備反擊,與渾水正面交鋒。

  無獨有偶,就在兩周前,在香港上市的波司登國際控股有限公司(下稱“波司登”)也被做空,股價跌幅一度接近25%,200多億港元的市值直接消失60億港元,公司被逼盤中停牌。作為國內羽絨服龍頭企業的波司登沒想到,公司發布靚麗財報的前兩天,會遭遇做空機構的狙擊。

  做空機構博力達思(Bonitas Research)發布研究報告稱,波司登夸大收入與利潤,利用未公開關聯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等,因此認為波司登股價“價值等于零”。博力達思的每一項指控可以說是劍指要害。在一周時間里,兩者隔空交鋒兩個回合,一來一往好不熱鬧。

  波司登是國內老牌羽絨服企業,波司登、雪中飛羽絨服均是旗下品牌。近幾年,波司登通過參加紐約時裝周等營銷方式,往國產潮牌方向發展。經歷了2014年高庫存陣痛后,波司登逐漸恢復,2018年營收超過100億元,這是2007年上市以來的最高值。

  但做空報告在波司登業績創新高的時刻發出,將人們目光聚焦到是否存在“秘密的”關聯交易,也讓人們關注到20億元收購的女裝業務,其業績不如預期。

  此次博弈,雙方都竭力否認對方的觀點。但是從雙方擺出的證據來看,不少投資人認為做空機構邏輯鏈更為完整,波司登需要針對做空機構的指控內容一一回應,以打消投資者的顧慮。

  實際上,國內鞋服上市公司大多數都涉及設計、制造和銷售環節,這有利于企業在市場中作出快速反應,適應消費者需求。

  但這種模式下,公司容易調節利潤,讓財務報表更好看,比如上市公司體系內公司賺錢,體系外的虧損。而做空公司就容易盯上這塊,伺機對公司發起狙擊。

  “做空是成熟資本市場中的真實價值發現機制,因為一個正常的市場多空分歧是普遍存在,因此當股價出現泡沫時,做空就可以抑制泡沫風險,但需要防范的是惡意做空,即通過散播不實傳言造成市場價格波動來謀取利益。”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。目前,做空交易已經是港股市場中流動性的重要來源。

  對于優質上市公司來說,做空者固然“可惡”,但這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“體檢”機會,證明公司本身的優質,是一次免費的廣告機會。但對于問題纏身的上市公司來說,這無疑揭開了遮羞布。

  預謀已久

  6月24日,波司登股票遭遇“黑色星期一”,開盤后股價跌幅一度接近25%,200多億港元的市值直接消失60億港元。波司登還有兩天就要披露去年的業績,有人一度猜測公司業績是否有劇烈變化。 

  隨后,一則做空波司登的報告開始在資本市場快速傳閱,人們才明白有機構盯上了這家國內羽絨服龍頭公司。

  沽空機構博力達思發表研究報告稱,波司登管理層存在腐敗情況,且涉及多項欺詐問題,包括夸大收入與利潤,以及未公開關聯交易等,因此認為波司登股價價值等于零。

  從去年初到現在,波司登股票升值超過250%。不出意外,波司登今年業績將飄紅,還可能會帶來一波股價上漲,但做空機構打斷了這個節奏。博力達思的每一項指控都非常嚴重,如果做實,這將會對波司登股價產生毀滅性打擊。 

  博力達思由知名做空機構Glaucus Research的創始人Matthew Wiechert去年創立,其措辭較為激進,做空結論常常是股票價值“接近零”“等于零”。

  第一個回合,針對沽空機構的指控,波司登當天上午11點左右緊急停牌,防止股票再次下跌。6月25日,波司登將股票復牌交易,披露反駁公告稱,沽空報告所載內容屬虛假及具有誤導性,計劃于適當時機進一步回購公司股份。這輪交鋒,波司登當日股價恢復超過10%,但并沒有完全收復失地。

  6月26日,博力達思發布了新的報告,拿出了更多的工商檔案證據,反駁波司登此前公告中作出的澄清,兩者博弈進入第二回合。波司登隔空回應稱,兩份做空報告包含具有誤導性、偏見性、選擇性、不準確及不完整的陳述以及毫無根據的指控及不負責任的猜測。當天,波司登公布了截至3月31日的年度財報,收入約為103.84億元,同比上升近兩成。波司登股價先下跌后上漲,收盤時漲2%。

  6月27日,波司登召開業績發布會,再次否認了沽空報告。波司登首席財務官兼副總裁朱高峰表示,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公司回應的所有內容都要經得起推敲。公司對合規性有把握,沽空機構拿出部分數據去質疑不合理。“公司還未收到監管層對做空方和上市公司進一步調查的相關信息。”

  一周時間里,波司登股票價格處于拉鋸戰,一直沒有收復失地。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“波司登的反駁缺乏扎實的基礎,因此即使不斷護盤,但仍然沒有補足缺口。”

  實際上,博力達思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在布局做空。東方財富網的沽空記錄顯示,從5月23日開始就已經有人在進行做空交易,這種買入行為一直持續到做空報告出爐。

  章和投資管理合伙人高國壘認為,一個沽空機構經過那么多的調研,對一個公司做出了完整的沽空報告以后,公司作出的反應如果是說全盤否定,百分之百都不認可,這本身就不是一個太理性的反擊策略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波司登






jdb龙王捕鱼有赢的没有
上海时时十一选五 甘肃快三助手安卓版 天津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云南时时走势 比分直播吧 北京pk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历史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彩经网欢乐生肖 腾讯欢乐捕鱼刷金币 辽宁快乐12组选遗漏 重庆桥洞下算彩票人 老时时游戏规则 福彩3d开奖号码 快三玩法技巧 广东快乐十跨度走势图